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

“无卡”时代,收单“大哥”还能当多久?

来源: 作者: 2019-05-15 15:27:53

经过多次冲击IP O之后,拉卡拉支付昨天登陆创业板。

昨天,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左一),拉卡拉支付董事长、创始人孙陶然(右一)等参加上市敲钟仪式。

多年媳妇熬成婆,拉卡拉支付奋斗14年终于圆了上市梦,发行首日即顶格上涨44%,市值突破190亿元。

“拉卡拉的成功上市是有典型意义的!”参加上市敲钟仪式的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昨天表示,“我们一直对拉卡拉大力支持,不仅是资金上。”作为一路走来对拉卡拉支付董事长孙陶然鼎力支持的“导师”,他肯定了拉卡拉业务的创新性。

历经数次IPO折戟的挫折,孙陶然昨天在上市现场颇为感慨,立下军令状称,“未来要在细分领域做到数一数二,达成每年30%左右复合增长率!”

收单业务“江湖大哥”地位能持续多久?

拉卡拉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南都记者注意到,拉卡拉上市之路几经曲折,也是名副其实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变迁的见证者。实际上,早在拉卡拉进入银行卡收单市场之初,已经算是经历过一次转型。拉卡拉并不是做收单业务起家,但却以此取得“江湖地位”。

2005年,拉卡拉成为个电子账单服务平台;2006年,拉卡拉牵手中国银联开始推广电子账单支付服务以及银联标准卡便民服务网点。拉卡拉借由其便民支付业务,将整个集团版图一点点搭建起来,时,还拥有小贷、影视、股权投资、技术研发、资产管理、众筹、企业评级、理财产品推广等板块,由十家控股或全资子公司承载,后于2016年末,将这些非“一行三会”监管的业务全数剥离出去,另外组建了考拉金服。

急速扩张的拉卡拉经营业绩承压。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亏损超过1 .5亿元。不过好在2014年之后,拉卡拉聚焦企业收单市场,这一领域竞争对手较少,且阿里系支付宝和腾讯财付通等巨头也尚未对这部分T oB支付业务产生关注,拉卡拉充分享受了企业收单市场的红利,在2015年实现盈利。

正如柳传志昨日所言,孙陶然“经过若干年的艰苦奋战,在前四年的时候终于突破了一个关键节点,开始大幅度持续盈利”。这在拉卡拉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中得到了验证,其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4.64亿元和6.06亿元。从2018年公司高达56 .8亿元的营收来看,远超出2016年的25.5亿。这股增势似乎透露出,拉卡拉T oB业务未来或许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 S机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 .65万亿元。第三方支付公司终端扫码受理笔数位居行业,银行卡收单交易规模仅次于银联。

虽然如此,但南都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近几年拉卡拉的净利润增速放缓,2018年营业成本增长高达152%.而与此同时,2016年到2018年拉卡拉总体毛利率和收单业务的毛利率都发生了持续下滑。对此,孙陶然对南都记者解释称,是由于公司收单业务分为直营推广和渠道推广两种模式,由于渠道分润(指向商户拓展机构机构支付的服务费)成本较大,因此毛利率相对较低。而对于南都记者关于渠道服务分润水平持续上升的疑问,孙陶然解释称,“实际上分润比例的提高和商户拓展机构分润适用比例的提升对业务拓展的效果明显,能促进渠道服务机构的积极性,使得拉卡拉业务扩张的速度大大加快。”

孙陶然此前还在IPO路演中介绍称,目前拉卡拉已经与国内2000多家渠道服务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为公司贡献了81 .94%的收单业务收入。拉卡拉方面还回应南都记者称,预计渠道服务采购将继续作为拉卡拉主要的采购内容,采购规模随业务规模增长而持续提升。

无卡支付时代

“古董”P O S机想象空间在哪?

当移动支付格局变为支付宝、财付通持续占领“头两把交椅”,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已进入下半场,以“卡”起家的拉卡拉能否在无卡支付时代绝地逢生?

从卡到码,拉卡拉在“双寡头”的夹击下,个人支付业务的确遭受重创。当传统的支付介质被支付宝、微信支付(即财付通)为代表的新型支付方式所替代,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占比在2018年已锐减至1.90%.

据业内人士介绍,拉卡拉与支付宝、财付通之间虽存有竞争,但另一方面也有合作。面对外界关于支付宝、财付通两巨头打趴了拉卡拉的说法,孙陶然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管用什么码支付,收款都用拉卡拉”。实际上,拉卡拉与支付宝、财付通两巨头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上下游关系。易观金融中心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对南都记者进一步解释称,尽管支付宝和财付通也手握银行卡收单牌照,但两巨头目前与商户接入时,大多采用服务商代理模式触达商户,服务商以第三方支付和聚合支付机构为代表,如拉卡拉和其曾经投资过的“收钱吧”等。南都记者查阅天眼查获悉,“收钱吧”属于上海喔噻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而拉卡拉支付旗下投资产业投资公司持有其6.81%的股权。

收单业务中,过去一部PO S机可能就是全部了;而现在,被认为是“古董”的PO S机相关场景中,还能依托金融科技,将商户的支付与金融需求转化成新的业绩增长点。易观的分析报告中指出,将场景与支付有效融合,是支付服务未来的转型之路。对此,王蓬博认为,第三方支付行业业务还远未到触及天花板的时点,“支付现在都快变成流量入口了,它未来的变现空间还很大。”

的确,我们看到第三方支付行业中,拥有不同资源背景的公司都在利用自生资源转型发展。港股上市的汇付天下对此已有探索,其2018年业绩报告中显示,其开拓的保险、供应链领域增值服务已服务了3100万个账户。

而拉卡拉方面也向南都记者透露,正在打造“端网云数”体系,实现商户信息流和资金流的统一,与金融机构等合作,基于商户大数据,提供信息、导流和前端风控等服务。据悉,拉卡拉将在该项目上投入20亿元,这也是拉卡拉上市后募资的投向。

观察

非银行支付行业

将回归本源、转型升级

此前,A股市场从未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以独立身份成功IPO.相关标的的稀缺,也使拉卡拉上市备受关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作为非银行支付的股,拉卡拉的成功上市将对整个支付行业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将进一步推动非银行支付行业回归本源、转型升级。

易观金融中心的高级分析买空调注意事项师王蓬博分析称,监管逐渐收缩,实际上是把市场上不合规的“投机分子”出清掉了,随着套利空间的压缩,一些不具有竞争力的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在逐渐退出市场,市场空间相对扩张,从而使得有实力的头部公司有了更多的发展余地。由此看来,行业或许已从“跑马圈地”式的粗放竞争阶段,步入精细化的有序竞合阶段。

也有业内人士预测,随着拉卡拉的成功上市,将有更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加入该行业,形成一股新的“上市潮”。但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曾对此表达过不同意见,“市场上具备上市条件和要求的支付公司其实并没有很多,除少数成熟机构外,大部分公司的业务规模距离上市还有很大差距”。

据南都记者统计,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中,此前只有汇付天下于2018年6月登陆港交所。不过,与拉卡拉同年递交IPO申请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还有上海漫道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即“宝付”母公司),但已经于2018年11月中止,至今没有更多进展。

采写:南都记者 熊润淼

实习生 黄桂煊

相关推荐